锐评:自主品牌搞研发切勿不过“讲面子”

在资源投入上过度强调设计,而忽视发动机、变速器等核心总成,是不是对研发的一种误读呢。在资源投入上过度强调设计,而忽视发动机、变速器等核心总成,是不是对研发的一种误读呢。
  以奔驰、宝马和奥迪等为例,在每年一度的全球公司年会上,董事会一定要公布当年或者未来一段时间的研发投入费用,占比和研发方向,更会细化到具体车型的开发周期,这也被外界视为公司未来走势的风向标。

  相比之下,国内大集团缺乏类似的数据披露,更谈不上一以贯之的持续跟进和评估。请问,借鉴这种经验很难么?
  这几年,自立品牌汽车的外观造型进步很快,大家有目共睹,时不时有新车型上市,品头论足间,似乎总能找到高档车品牌设计的影子,对号入座更是在所难免。除了某些极个别的自立品牌全盘山寨外,在外观设计上,自立品牌无疑是学聪颖了,用兼收并蓄这个方法,也未尝不是个捷径。

  
  对消费者而言,靓丽的外观设计最能抓眼球、博取好感,作为感官品质最首要的一环,自然备受主机厂注意。在这一波的颜值至上风潮中,长安汽车叫得最响,时任长安汽车董事长的徐留平更是多次站台,在一次被称为智色双旋的活动中,更是骑马上阵,给前卫的概念车设计代言,可谓用心良苦。

时任长安汽车董事长的徐留平骑马上阵
  在告别了集全球研发资源五国九地的长安汽车之后,执掌一汽集团的徐董事长,仍然对汽车外观情有独钟:以复兴红旗品牌为第一要务,一汽红旗品牌慕尼黑全球前瞻设计核心于本月初亮相,强调为红旗品牌和自立乘用车品牌注入国际化设计理念,多少有学习长安汽车经验的味道。

  
  在资源投入上过度强调设计,而忽视发动机、变速器等核心总成,是不是对研发的一种误读呢。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不妨回头看看去年发生的广汽传祺gs8大幅减产的案例:原由变速箱供应商日本爱信的卡脖子,缺少6at变速箱匹配的广汽传祺gs8,不得不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据称,广汽集团的多位高层领导不得不亲自飞赴日本,与爱信方面商榷解决办法。

  

传祺gs8
  今年北京车展前夕,广汽和吉利几乎同时宣布与爱信成立合资公司,一时间有关自立品牌核心零部件瓶颈的拷问炸开了锅。在商言商的话,这恐怕是传祺gs8大幅减产的下文,也是资源全球化配置的冠冕堂皇;但从国家产业稳定和安全来看,联系到今年发生的中美芯片争端,这恐怕又是一个因缺乏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教训。
  中国发展自立品牌乘用车,并以大众消费为导向,肇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从最初的抄袭极力到现在的正向开发,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关乎发动机、变速箱、电子电控等核心技术时,却显得力不从心,作为连续十年的全球汽车最大市场,却未能诞生核心零部件的独角兽,这恐怕不是颜值至上能解决的问题。

  
  以奔驰、宝马和奥迪为例,在每年一度的全球公司年会上,董事会一定要公布当年或者未来一段时间的研发投入费用,占比和研发方向,更会细化到具体车型的开发周期,这也被外界视为公司未来走势的风向标。相比之下,国内大集团缺乏类似的数据披露,更谈不上一以贯之的持续跟进和评估。请问,借鉴这种经验很难么?
  联系到当下的中国车市,全年负增长几乎成为定局,自立品牌更是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汽奔腾、东风风神、北汽绅宝等大集团的自立品牌,可谓前途阴晦;江淮、奇瑞、江铃等二线阵营,更是压力山大;至于近年来凭借低价快速上量的传统汽车新军,已经溃不成军。

  种种迹象说明,缺乏核心竞争力,让自立品牌面对严峻环境时,难以抗拒;这不禁要问一问:研发是否真的被注意、研发是否实打实地做好、投入是否连续有用呢?如果回答不了这些问题,却仅仅用外观设计炒作的颜值至上一言以蔽之,恐怕还是穿新鞋走老路的面子工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