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与沃特玛:顶峰与濒临破产之间只多了三元电池?

站到了行业顶峰之位。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研究部的数据呈现,2018年1-11月,动力电池行业装机量排名前十企业总装机量约43.5gwh,宁德时代以约17.9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位列第一,占比达到41.03%。站到了行业顶峰之位。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研究部的数据呈现,2018年1-11月,动力电池行业装机量排名前十企业总装机量约43.5gwh,宁德时代以约17.9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位列第一,占比达到41.03%。

  而成立16年之久的沃特玛,2017年还曾排在国内动力电池出货量第三位,也曾位列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排行榜第四位。但进入2018年后,其母公司坚瑞沃能却惊爆出现债务危机,整体债务高达221.38亿元,逾期债务19.98亿元;同样在2018年6月,沃特玛又因订单罪恶昭着、资金困难向全体职工发出放假六个月的通知;近日更是官司缠身。种种原因致使沃特玛徘徊在破产的边缘。

  2018年,一家登上顶峰,独占鳌头;一家濒临破产,陷入两难。

  个中缘由可以这么来看。

技术路线决策不同宁德时代和沃特玛最初都靠做磷酸铁锂电池白手,又奋起直追了政策扶持,两家与比亚迪等电池龙头企业齐入工信部首批动力电池“白名单”,订单接到手软,沃特玛的装机量更一度在全国新能源物流车领域排名第一。但随着监管层在新能源汽车补贴上起初向动力电池高能量密度倾斜,以高能量密度、长续航里程著称的三元电池迅速席卷市场,赢得青睐,而能量密度相对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在乘用车和物流车的市场份额起初萎缩。

  宁德时代迅速理解了政策方向,及时调整技术路线,除发展已有的磷酸铁锂电池外,更将三元电池的研发和生产作为要紧业务。大庭广众资料呈现,宁德时代每年投入销售总额的5%用于科技研发,同时,还设立了宁德研发核心,花巨资引进设备,为的是对电池系统进行周到分析和测试。而沃特玛似乎走火入魔一般,坚持走磷酸铁锂路线。包括董事长李瑶在内的管理层曾一致认为,技术与市场不是一回事,动力电池是集安全、寿命、能量密度和成本等于一体的综合体,不能阔别系统的综合性能而盲目地、单独地去评价某一项性能。

  沃特玛高层的这种意识本身“没毛病”,但彼时电池企业过分依赖车企得到的补贴,一味强调综合性未免有些“孔乙己似的陈旧”。这一意识也直截了当导致沃特玛研发三元电池的步伐放缓,迟迟别国产出三元电池。产品的单一性致使其风险加剧,后期任性妄为应对行业变化。此外,按照2018年6月新能源汽车新的补贴标准,纯电动货车或专用车、非快充类客车的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的最低要求均提至115wh/kg。

  而据了解,在2017年沃特玛销售的动力电池中,仅有14.3%磷酸铁锂电池的系统能量密度达到115wh/kg,还有相当一部分电池未达到新政补贴标准。这意味着,沃特玛的大部分产品任性妄为获得补贴。拿不到补贴就别国市场,沃特玛逐步流失了客户。商业模式选择不同随着三元电池的崛起,宁德时代开拓思路,在确保客车、专用车市场不丢的基础上,起初大力拓展乘用车市场。

  在合作客户方面,宁德时代盯上的是宝马集团、戴姆勒集团、广汽等国内外闻名车企。为了向优质客户稳定供货,宁德时代从2016年起初,陆续在江苏溧阳、福建宁德、青海建立了三个动力电池工厂。在2018年,其更将触手伸向海外,在德国设立电池生产基地及智能制造技术研发核心,要紧从事锂离子电池的研发与生产。目的果然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就近拿下欧洲老牌车企们更多的订单。

  宁德时代有稳定产能供应,车企们有稳定车型上市,供应链两头都稳定,宁德时代这手“双赢”牌打得响亮。而沃特玛的“双赢”却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变了味道。2013年10月,沃特玛牵头组建中国沃特玛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以下简称“创新联盟”),整合了原材料、电机、电控等共1000多家企业。

  可以说,创新联盟具有积极意义。原因在传统汽车行业,整车厂具有话语权,上下游都唯其马首是瞻,但创新联盟的出现将话语权拉回到了核心零部件企业。抱团取暖,转折了供应商单打独斗的弱势状态。但形势却在2016年9月财政部发布的《关于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专项检查的通报》后转了向。该《通报》明确列出苏州吉姆西、苏州金龙、深圳五洲龙、奇瑞万达贵州客车以及河南少林客车等五家企业涉嫌骗补,共涉及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10.1亿元。

  并表示,将严惩名单内企业及产业链上其他供应商。当时媒体调查发现,深圳五洲龙、奇瑞万达贵州客车均是创新联盟成员,也是沃特玛的客户之一。因此,作为供应商的沃特玛牵连其中,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就骗补事件作出说明。更有知情人士表示,创新联盟采用车企与沃特玛反配套的合作模式,即车企采购沃特玛的电池,沃特玛采购车企的汽车。

  这样做只为了骗补。产品本就背离了政策及市场指示的方向,又原因贴上了“骗补”的标签,曾经风光一时的沃特玛,随后在风中摇摇欲坠。产品质量存在差异技术是企业发展的根本,产品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随着新能源汽车在我国的进一步普及,百姓在关注续航里程、动力电池寿命的同时,也更加关注安全。为了保证产品安全等性能稳定,宁德时代电池需要经过连续1小时外部火烧、100g加速度冲击等检测试验,测试标准均高过国家有关检测标准。

  同时,为了把控在日常使用时的品质,按照《汽车动力蓄电池编码规则》等电动汽车用动力电池有关标准,宁德时代还将所有的成品电池和电芯都打上编码,以便在出现故障时,可以溯源处理。2018年10月,宁德时代入选国家工信部公布的《第三批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和单项冠军产品名单公示》。

  该份报告是为了引导制造业企业一心创新和质量提升,由各地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中央企业推荐,经过行业协会限定性条件论证、专家组论证评选而出的。可见能够入选其中,宁德时代的电池产品质量很过硬。相反,沃特玛近些年来却涉及多起混动、电动公交车起火事故,事故原因均因其生产的动力电池发生故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沃特玛也曾“光荣”上榜国家工信部的公告。

  2018年9月,在国家工信部先后公布的《关于开展新能源客车安全隐患专项排查工作的通知》和《关于开展新能源乘用车、载货汽车安全隐患专项排查工作的通知》中,沃特玛电池产品因质量问题被直截了当点名,使用了沃特玛电池等故障较多的车型要进行周到检查。

  沃特玛在产品质量上“玩火”,犯了大忌。之所以提起宁德时代和沃特玛,会引发感慨,一方面是原因,一家是独角兽企业迅速称霸全球,一家是业内耕耘十几年的行业巨头却在短短半年间倾覆,真可谓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楼坍塌。另一方面,业内排名前三的企业都能被淘汰出局,市场变化之大,令局内人纷纷胆颤。这两家企业虽然只是动力电池行业中的个案,但其背后却值得行业深思。

  政策果然关乎企业命脉,但这并不是决定性的,未来的市场格局谁都任性妄为预计,作为企业时刻关注政策动向固然要紧,但更要紧的则是从管理到规划,一定要有清醒的判断、正确的决策和镇静的布局。搜索复制

标签: